道德知音论坛www.daode.biz
返回列表 发帖

安身之本必资于食 衰弱久病重在护胃(魏长春)

       饮食是人生日常生活不可缺少的物质,不仅需要不断予以补充以资营养,并且有助于疾病的防治,其功效有时胜过一般药物。唐代孙思邀提倡饮食疗法,说:“安身之本,必资于食;救疾之速,必凭于药。”然药性刚烈,若发用乖宜,非但不能愈疾,还会损伤正气。


       “为医者,当须先晓病源,知其所犯,以食治之,食疗不愈,然后命药”。确认饮食物,既有“悦神爽志,以资气血之功”,又有“排邪而
安脏腑”之能,用之得当,疗效甚著。为此,在所著的《千金要方》里,特立“食治”一门,详细介绍了谷、肉、果、菜等食物的疗病作用,
并着重指出:若能用食平菏,释情遣疾者,方可称为良工。


       回忆长春早年在随从颜师学医期间,曾目睹先师采用饮食代替药物,并另以药物蒸馏取露代饮,治愈一例年过花甲、久病胃伤的老妪。患者系上海张某之母,素病胸痛,新患湿温,两个多月来新旧病症并发,久治无效,病势垂危。延颜师赴沪诊治,见其形瘦神倦,略有寒热,畏风微汗,胸院作痛,不思饮食,大便干艰。诊其脉象濡而无力,察其舌质淡红而光滑无液,苔见白糜。证势凶恶。
       据悉曾经多位中西医及针灸等治疗,阅其所服中药方有:藿朴五苓、霍香正气、栀豉、银翘、芩连、三仁、旋覆代赭、昌阳泻心、左金、苏合香丸、瓜蒌薤白、小柴胡等,现在热势虽已下降,但胃气已败,饮食不进。颜师对张说,你母之病已两月余,服药已久,舌见白糜,是胃气已伤,势甚危急。《素问·五常政大论篇)曰:“大毒治病,十去其六……无毒治病,十去其九。谷肉果菜,食养尽之,无使过之,
伤其正也。”今虽所患湿温病邪已清,但久药胃伤,体力已难支撑,必须速停苦药,用饮食替代之,以养胃气为主,冀其胃苏,安谷则昌。否则,就将进一步恶化,若一旦出现呃逆,则无法救治矣!
       张某同意师说。于是就先用一甜一咸饮料频服,甜的以甘蔗汁、鲜梨汁,和入适量鲜藕汁,略加蜂蜜、白糖,用沸开水冲泡饮服以醒胃;咸的为血肉有情之品,取猪肚、火腿、鲜萝卜炖汁,去浮油,饮其汤以补精血而养胃。同时在张某的再三要求下,拟一处方,用白扁豆
花、茯神、生薏苡仁、北沙参、麦门冬、生谷芽、建兰叶、玫瑰花等芳香甘淡之品,采取蒸馏法蒸汽成露饮用,以疏通郁滞而开胃。连饮饮料及药露3天,胃脘痛止,大便通行,知饥思食;续服至1周,能饮稀粥,舌上白糜退净。复诊改以淡菜、鸭子,入瓦罐内隔汤炖取清汁饮服以养胃,并用生脉散加毛燕窝、霍山石斛、生玉竹、佛手柑、建兰叶等药,仍以蒸馏法取露饮服,此后病情逐日好转,饮食恢复如常,身体日趋健康。


       又,颜师治杨姓男孩,6岁,夏日患湿热证,已20余天,服清热化湿药,病势日增,延诊,师见其形体瘦小,两足微浮,证见:寒热,
纳呆,得食欲呕,小便混浊,大便塘泄日数次;诊脉濡弱重按无力,察舌质淡而上有白糜苔。询知其父肺虚经常咳嗽;母患胃病饮食甚少;由于乳汁不足,常以米糊喂食病孩充饥,素质虚弱,平日经常感冒流涕,停食便泻,3岁时曾患麻疹,服过不少凉药。
       颜师诊后对病家说,此孩先天察受不足,后天食养失调,旧有疮疾,新病湿热,叠进苦寒之品,胃气受伤。舌糜乃胃败之征,寒热是营卫不和之象。小孩畏苦喜甜,故当以甘味扶元养胃为主,使其胃气复苏,元神复振,乃以生薏苡仁为主,加生黄芪,各取30克,煎汁,入白糖适量调味,分数次饮服。3剂后复诊,知饥能食,大便次数减少,脉象转软,舌质淡红,白糜苔退。仍以谷类为主治疗,方用生薏苡仁、芡实、生黄芪各15克,莲子10粒,西党参9克,煎汁后加白糖调服,5剂。此后,继续用生黄芪、麦门冬各9克,煎汁代饮;并以生薏苡仁、赤小豆、红枣、陈早米各适量煮粥,加白糖调服;隔日用火腿、虾米煮挂面轮换进服,1个月后,恢复健康。


       长春在临证中,受先师上述治例的启示,亦曾应用以饮食为主,引诱胃气复苏,治疗多例,均获得良好疗效。
       1919年10月治冯姓妇,年40余岁。久住扬州,8月返里,因路途劳顿,复感暑湿,旋即病作,体倦神疲,潮热,纳钝,叠进中西药物治疗,先后达2月之久。延诊时:面浮,足肿,洒渐恶寒,胃呆,腹胀,泄泻不爽;诊脉濡缓,重按如无,舌质淡白,光滑失荣,面无华色。经了解,平素最喜饮用鲜美汤料,返慈后,因病持续服药,并忌口至今。诊为久疏谷气,胃气日衰,故呈现一派虚象。乃采用调和脾胃、芳香疏气之轻可去实方:绿萼梅、代代花、玫瑰花、淮山药、白茯苓、生谷芽、炙甘草、佩兰叶、酸枣仁、夜交藤等进行调治。同时,告诉病家:药物之取效,有赖于胃之运化吸收,而今病者之胃气已虚,虽药物对证,而无力运化,恐亦难以见效。为此,必须借助于适口之饮食,充其胃气以增强其元气,方能发挥作用。建议立即停止忌口,放宽饮食,择其平素喜爱的鲜美饮食以引诱其食欲增强,方能吸收奏效。否则,若单纯依靠药力,恐难免有虚脱之虞。病家听从劝说,当天就给予火腿冬瓜汤代饮,此后轮流给喝童鸡汁汤,或猪肚肺汤等,并佐餐,旋即胃纳逐渐增加,诸症由减轻而消失,经过近1个月的调理,告愈。


       通过实践,使长春认识到,治疗久病衰弱之躯,决不可一味依赖于药物的治疗,而应适量给予可口的营养食品投其所好,如浆粥果汁之类,或平素喜爱的鲜美适口而不碍邪的饮食物,以养其胃气。“得谷则昌,失谷则亡”,务使其胃气转旺,元气转强,病体逐渐自然恢复。对此,在临证治疗中时刻铭记于心中。后读明代裴一中《言医》和日本汉医浅田栗园《杏林杂话》,发现他们也有同样的体会,可谓先得我心。如裴氏说:“长病与高年病,大要在保胃气,保全胃气,在食不在药,万不可专攻于药,致妨于食,倘其力所能食时所当食,宁可因食而废药,不可因药而废食”;因“胃气伤,虽对病之药,皆不能运化而取效,反生他证。”浅田栗园则介绍:杏林见宜疗纪川熊野农夫水肿,服药良久无效,乃加青芋于方中,又教为朝夕食,而病愈。据称其人生于山中,每以青芋为常撰,及旅浪华,历试诸医,禁食极严,故脾胃失度,药力不能达,所以用此方宜之术。
       按青芋功同山药,有健脾助消化之功,对水肿后期加人药内,起滋补作用,亦有治疗意义。读了上述所说,使我更坚信治疗久病胃气
伤败之候,诱之以饮食,用以替代药物的重要意义和确切的治疗效果。


       编者按:中医治病壹以身内水火土为核心要义,修身要点也在于此,岐黄源于道并非说说而已。西医也有营养疗法,也注意保护消化道功能,只有所长。但,似不若中医这类疗法的精妙与精深入微,更切合生命本义。同时,治大病、难症,必须“图难于其易,为大与其细”。
   
岐黃源於道!

脾胃为后天之本,治病保护脾胃,是首要的,西医也有相关的理论和药物,中医更自然更贴近生活。

TOP

治疗久病衰弱之躯,决不可一味依赖于药物的治疗,而应适量给予可口的营养食品投其所好,如浆粥果汁之类,或平素喜爱的鲜美适口而不碍邪的饮食物,以养其胃气。“得谷则昌,失谷则亡”,务使其胃气转旺,元气转强,病体逐渐自然恢复。
谢谢楼主好文!

TOP

返回列表

 

本论坛所有言论,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与道德知音论坛无关!